监理这行,需要更多理解与尊重?

  导读:目前我看很多网友朋友中施工单位的不少,似乎大家对于监理工程师都有很大意见,认为他们吃拿卡要,不懂装懂,给施工单位增加麻烦。总而言之,我似乎很少看到有人说监理工程师好话的。但是监理真的像你们说的那么不堪么?

  本人从事路桥监理工程师十三年,高级工程师,部专业资格,历任过监理员、驻地监理工程师、高级驻地监理工程、总监等,自认为具有比较丰富的经验和一定的水平,尤其是近五年以来始终负责大桥、特大桥、独立大桥、隧道的高级监理职务。我想从我自身来讲讲监理工程师的这个问题!

  1.我在监理工作中从来没有遇到过承包人敢和我顶撞、犟嘴,不论是国有企业、中铁系统、中建系统还是个人公司。为什么呢?我认为我具备了较为深厚的理论水平、实际经验以及较为突出的工作简历。

  论业务水平,在近五年里面已经没有施工单位的人可以在技术上跟我找茬了,经理部的总工也不会刻意刁难、和我争论技术问题,因为我亲自监理过的桥梁超过两百座了,预制梁板应该不少于四千片了,桥梁总长超过了31.5km,隧道超过了16km。各种类型的结构基本上都亲自监理过,遇到的问题也不算少了,所以我也不怕承包人和我辩论。承包人在开始时总要试探监理的,试探我几次后基本上放弃了和我耍心眼的想法,而有什么事直接说了!

  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一点,监理必须要具备高强的业务水平和丰富的经验,至少要达到能够让经理部的总工不敢和你犟嘴的程度,这种水平是做好监理工作的基本素质和前提!只有这样才能够让承包人佩服你、信服你,不敢瞒你!

  2.很多人对于监理的服务有误解。监理意义上的服务并不是为施工单位服务的,理论上监理只是受业主委托,并与业主签订监理服务委托合同的。所以监理的服务对象应该是业主,对于承包人来说监理与其的关系只不过是纯粹的监理与被监理的关系。监理工程师没有为承包人服务的义务!

  3.至于很多人都说监理的廉政问题不好,吃拿卡要!但我不知道说这些话的人中有多少人知道有“投标成本”这个东西,要是论廉政问题,但恐怕监理收承包人的那点钱物还不够承包人投标时花费的百分之一吧!回过头来,吃拿卡要确实要禁止,但这也是少部分不良现象,后期是可以规范禁止,也不应以偏概全,误解监理的社会行业形象。

  而且现阶段中国的监理工作不是很正规,在国外,监理实行每周五天工作日,每日八小时工作制,超出这个时间的话,承包人必须现金付出监理加班费的,而中国的监理没有这种正规收入。

  再说了很多承包人付给监理额外的钱财,其绝大多数的目的也并不是为了要偷工减料或者要达到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的,大多数都是为了处处关系,不要让监理刁难罢了!如果承包人和监理工程师关系不融洽的话,至少作为我来说我可以有无数条理由将承包人正当停工,让承包人吃哑巴亏没处伸冤的!呵呵!

  在下面我说说我的在工作中的一个实例,让大家看看高水平的监理是如何降服承包单位的:

  一次在一个山区高速公路的工地,我们监理公司是省外的,而承包人是当地的正规单位,可能是自认为坐地户,刚开始对于我们不屑一顾,甚至为了抢工期,不是和监理协商赶工的措施,而是采取了一些比较卑劣的手段。比如说采用人海疲劳战术。因为监理在一个标段内不会有太多人的,承包人开始时故意让各个工作面同时报检,而且都不是在正常时间,白天不报检,非要等到晚上,后半夜,想要拖垮监理。我针对这个情况发了指令,要求为了保证质量及进度,要求一个拌和站一次只能供一个构造物混凝土浇筑,浇筑完成以后才可以进行下一个构造物的浇筑,而且每次浇筑时必须要有经理部的技术员全过程跟班作业。这样的话,因为经理部只有一套拌和站,每次浇筑时我只要派一个监理旁站即可,而且我可三班倒,而由于经理部开得工作面多,技术员有限,导致其技术员的工作量要远远大于监理,两天后经理部的技术员受不了了,主动要求所管辖的包工队控制报检的时间和频度,技术员也要休息呀!我提的要求很正当,谁也反驳不了,技术员又不够,所以这次开工伊始的交锋以监理方的全面获胜而告终,这个承包人后来在整个施工期再也没有给监理找过麻烦,而且技术方面主动向监理请教,关系很融洽,工程的质量进度均很理想!

  因此,监理不易,在这行中,能从一而终是需要很多的支持与心理压力的。专业技术加上各方的配合才能顺利开展工作,避免事故的发生。

评论

  • 相关推荐
  • 勘察
  • 规划
  • 可研
  • 设计
  • 造价
  • 监理
  • 水利
  • 市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