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艰险奇绝地,今日高速飞驰来

曾经艰险奇绝地,今日高速飞驰来——写在雅康高速公路首段试通车之际

  12月31日,经过多年攻坚奋战,四川雅安至康定高速公路雅安草坝至泸定段并入高速公路网试通车运行,从此四川所有21个市(州)均实现高速贯通,翻开川西大地发展新的篇章。

 

  天堑变通途,百姓尽开颜

 

  “水拍寒云落嘎山,九弦一拨出西关。”雅康高速从四川盆地向青藏高原延伸,所经之地高山林立、沟壑交错。同一路线,茶马古道曾盘亘千年,318国道也令人称绝。如今,第一条现代化高速公路钻山跨河绵延而至,犹如一条洁白哈达在山间起舞。

 

  “路好一切都好,路不好就是最大的麻烦。”从泸定到成都这条路,52岁的长途大巴车司机魏春云已经跑了16年,经历无数冰雪封路、看过太多车毁人亡,他每天最大的心愿就是车上所有乘客能安全抵达,新修的高速路即将通车,还绕开了雪线,心里很是期待。

 

  距泸定县城17公里的杵坭乡盛产水蜜桃、樱桃等特色水果,但此前因为交通不便,滞销时有发生。“今年7月就有50万斤水蜜桃差点烂在树上。”乡党委书记高健说,“高速公路一通,外地游客更容易进来、本地水果更容易出去,以后老百姓就不愁了。”

 

  为应对高速建成通车后带来的人流、物流、资源流,泸定早已提前谋划,下一步将瞄准“高速+”经济新形态进行布局,立足区位优势,聚力发展旅游开发、休闲养生、循环经济、农产品加工等富民产业,让老百姓早日奔上小康路。

 

  “铁军”不惧险,“两路”续新篇

 

  雅康高速穿越深山峡谷横断山区,桥隧比高达82%。“全线几乎脚不沾地、一路爬坡。”四川省交通运输厅副厅长周道平说,这是目前全国施工难度最大的高速公路之一。

 

  “万丈高”的二郎山是第一道天堑险关。上世纪50年代,解放军战士修筑川藏公路翻越二郎山曾付出了生命代价;2001年,国道318线二郎山隧道终于建成,缩短行程3小时;今天,全长13.4公里的雅康高速二郎山隧道通车,彻底告别了“鬼门关”。

 

  38岁的隧道工程师郑建国说,今天的二郎山隧道设计和建设有更强的科技支撑,如采用斜井主洞反向施工,有效保护了大熊猫栖息地自然保护区;采用抗震扩大段,为地震灾害预留了抗震变形及补强空间等。“项目攻克了七大工程难题,达到隧道领域技术顶峰。”

 

  去年7月27日,大仁烟大桥一侧突发高位山体滑坡,刚建成的8根墩柱瞬间冲毁。“幸亏没有人员伤亡!”大桥项目经理白英利说,但所有人都没有被吓退,后期通过优化方案、创新工法,不仅提前完成大桥恢复重建,还成功治理了210米高的边坡灾害。

 

  雅康高速公司董事长黄兵说,面对极其复杂的地形地质、极其恶劣的气候条件和极其脆弱的生态环境,新一代交通铁军继承和发扬“两路”精神,开拓创新、攻坚克难,努力把雅康高速公路建成一条优质路、环保路、安全路。

 

  新路有新盼,扎根再向前

 

  这几天,雅康高速新招的300多名营运一线工作人员已全部到位。“这是通往家乡的第一条高速公路,我要以专业的态度和饱满的精神迎接试通车运行。”作为泸定收费站收费员,23岁的甘孜姑娘泽仁拥中感到兴奋。

 

  在泸定客运中心,新川藏运业公司泸定分公司安全经理倪月明,正在测算高速通车后客流量的变化,筹划是否需要新增客运班次。在泸定桥纪念馆,讲解员们也在加紧准备,期待高速通车后有更多外地游客来此了解红军历史和长征壮歌。

 

  有人翘首以待,也有人还在继续坚守。试通车前的最后一个晚上,雅康沿线寒风凛冽,气温已降至零下,但雅康高速公司雅安办事处处长雷开云还在路上巡查,他反复要求作业人员要全部清理干净,尤其是隧道里面,任何遗留都是隐患,不能有半点马虎。

 

  还有人在做下一步打算。“这次试通车不是结束,而是刚刚开始。”二郎山隧道C2标段项目经理宋志荣说,“这条高速公路往里挺进,还有自然地理条件更恶劣、长度更长、难度更大的隧道等着我们去攻克。”

 

  一条天路缩短了时空,拉近了人心。

评论

  • 相关推荐
  • 勘察
  • 规划
  • 可研
  • 设计
  • 造价
  • 监理
  • 水利
  • 市政